Capston

世界上只有人类的情感是最真实的吧

“身体和心灵都取其中庸,既不用力,也不放松,只是把一个身体,看成是无数的所有事物中的一小粒,和无数的所有化为一体”专注,也许就是这样把。

一直以来好像搞错了一种事情,自信是什么样的感觉,以前装作自信,模仿自信,只是假借于身体里,让身体兴奋,让表情丰富。而浪客行里面,地第7卷里面明确到:自信是气包围着身体,是软软的舒服的,是轻松的。

究竟是什么,让我无法回到专注的状态中呢,那种专注于物,置身于外的感觉。是置身于外啊?!悲伤、愤怒、兴奋都置于外吗?就和冥想是一样的吗,是先接受然后再感受吗?

你只是侥幸才活到现在。请不要干傻事了,不要松懈自己的内心,在这种前提下,接受自己的不足,不去放肆自己的内心,注视,否则下一刻便会被杀死吧。现代城市与古代不同,这也正是现代城市有流行病的原因吧

听着爆裂鼓手的原声,不由自主地想起了Grit这个词。童年和老爸夜晚一起走回家,算着时间看看走回家要多久,原本以为遥不可及的不认识的路,一遍又一遍地走过,变得熟练轻巧起来。我问老爸好多好多奇怪的问题,最有记忆的不外乎是老爸回答我说,上帝首先捏造了亚当,然后害怕亚当孤独,从他的肋骨抽出一条捏成了夏娃。虽然老爸经常没空,陪我的时间不是很多,和他一起去打针又没有什么奖励,跟他待在一起不能哭,每次训练对我又是最严格,但是待在他旁边就感觉很安全。就像是亚当触碰上帝那粗壮的匠人般的手指那样,小时候抓紧老爸的手掌就觉得,再长的夜路也不怕累。我仍然很清楚地记起了大一的时候半夜胃疼,在那种几乎让人致死的痛觉、眼泪...

照片一旦储存时间久了,其语言也慢慢消散,但是这些照片又会随着时间的改变而产生质变。我们对于照片的诠释一旦减弱,在洪流中再次观看时,是否又能体验出当初的那种感情。与之相应的是,我一直很想把当时的情绪以及体验到的空间感通过二维展示出来,这样即便是空旷的空间,也能容下不同历史角度的我进行观察。

20岁影像。

好想身临印第安的草原,听着号角吹响,眼看太阳在黄昏的峭壁消失。好想走到无人的边界大喊大叫。

© Capston | Powered by LOFTER